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软副总裁理查德创新能力取决于专利保护

发布时间:2020-02-14 04:50:13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过去十年,中国知识产权状况在总体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令人鼓舞,中国采取的措施非常积极。”7月23日,微软副总裁、微软法律及公司事务部副总法律顾问理查德·索尔(Richard Sauer)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单从知识产权角度,去年开始,SIPO每年收到的专利申请已超过日本和美国,这种趋势未来还会继续。”

2011年是一个拐点,此前中国专利数一直排在日本和美国后面。据微软方面提供的数据:去年S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专利数达到约36万,美国达到约为34万,日本则约为32万。微软方面预计,今年中国批准的专利数将与美国、日本进一步拉开差距,达到约39万。而到2015年,中国这一数值将约为49万,美国为约37万,日本则为约29万。

“一个更有趣的问题其实是,都是谁在申请这些专利?”理查德指出,实际上外国公司不是中国这些专利的主要申请者,他们绝大多数来自中国——中国的个人或公司。据记者查阅的资料,2000年到2010年,中国本土获批的专利申请者数已从外国(包括个人和公司)和本土(包括个人和公司)双方持平的各约2.5万个上升到后者约为前者的三倍左右。2010年中国本土申请方获批专利数达到28.8万,外国方申请获批专利数则为约10万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胡锦涛在今年7月全国创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即提到了科技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关系,包括进一步优化创新环境,完善和落实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的政策措施,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加强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

7月23日,记者就与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及知识产权与创新之间的关系专访了微软副总裁、微软法律及公司事务部副总法律顾问理查德·索尔。

专利诉讼高发

《21世纪》:去年开始,SIPO每年收到的专利申请数量超过日本和美国,但同时去年开始中国专利诉讼的数量也开始高于美国,您怎么看两者之间的关系?

理查德:首先,大家可能认为中外企业间的诉讼很多,但实际上绝大多数诉讼都发生在中国企业之间。所以很明显在专利领域,中国企业对专利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开始尊重知识产权。

关于专利诉讼的另一个热点是,它已使欧洲和美国专利变得模糊,尤其是在欧洲、美国和其他国家出现了越来越多与手机和平板电脑相关的诉讼。鉴于诉讼增加,有人担心专利体系是否会走上歪路,因为他们认为,如果这个体系运转良好就不应当出现这么多诉讼。但实际上,我认为没有起诉其他公司的公司是因为没有发现受到侵害。从科学角度来说,这个体系正在以人们当初期待的方式运转。

《21世纪》:你的意思是,每当出现突破性技术创新,就会出现知识产权诉讼高发的情况。

理查德:回顾历史的确是这样。企业之间互相起诉,最终诉讼各方重新审视法庭的判决,然后继续诉讼,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19世纪中叶,缝纫机是当时最先进、最重要、得到广泛应用的一门技术,中国农村地区的很多家庭也都有一台缝纫机。而在美国,当时相关公司就发起了很多诉讼,因为很多公司以极低价格销售相同产品。美国铁路开始流行时也发生了很多诉讼。美国高等法院还处理过很多与电报相关的诉讼,电话也是。发明了飞行机器的莱特兄弟与竞争对手也进行了很多诉讼。还有无线电技术等。

历史上,你可以发现很多这样的例子。新技术伴随着一波诉讼是很平常的事情,直至人们更好地了解谁在哪些创新领域有相应权利。最终,诉讼会消失,协议和授权会结束诉讼,而技术会继续向前发展。

《21世纪》:是否能介绍一下移动设备领域的相关情况?目前在功能上,各个产品相互融合,必然会侵犯到其它人的专利。

理查德:比如智能手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手机,它们是上网工具、数码相机、数字录像机、音乐播放器、电影播放器、电子邮件、GPS导航等等。它融合了多种技术和设备,而其中任何元素都是不同公司多年的研究成果。

在相机领域,有尼康、奥林巴斯和柯达;在导航领域,你会想到Tom&Tom和Garling;在计算机领域,你会想到微软、IBM和苹果。各种技术都是不同公司多年努力的结果,其中包含数百甚至数千项专利。因此,当这样的设备开始流行并在全世界售出数亿台时,会出现很复杂的知识产权诉讼。因此出现诉讼高峰一点都不令人吃惊。

从历史角度来说,所有这些诉讼都会以类似方式结束——知识产权拥有者签署商业协议,而创新会继续。我们不能忽视为某个设备的诞生做出贡献的人,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例如三星、尼康和柯达等公司。另一个极端情况是:如果争议不解决,我们不允许这样的设备存在。

最公平、最合理的方式是双方达成协议,对各方知识产权做出公平补偿,以便让创新惠及消费者。

创造创新能得到回报的环境

本使命就是解决全球面临的社会、经济及医疗问题。技术扮演着重要角色,创新是解决这些挑战的方式。

鼓励人们创新的重要性已经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发展历史看,公共部门需要为个人和企业创造创新的环境,让创新能够得到回报。这就需要制定知识产权框架,让冒极大风险进行创新的人可以在很长时期内获得回报。这就是为什么知识产权很重要,因为它为人们愿意创新奠定基础。

奠定这个基础的唯一方式是创新思维,让技术得以传播,并使更多人应用这些技术。每次有人发布一个发明,这个知识就变得公开化。这增加了全人类的知识。知识产权问题的透明化也扩大了人类的知识库,知识产权也实现了技术转让。

由于知道知识产权法会保护其权利,企业就愿意而不是害怕分享技术。在现代专利体系出现前,企业更多是依赖对商业秘密进行保密处理。而现代专利体系建立后,人们可以分享专利,授权给其他人并确保自己权利受到保护。这有助于知识的传播和技术转让。

《21世纪》:我注意到,微软每年的研发投入达到95亿美金,这里有多少和知识产权相关?

理查德:专利策略在每一家公司都不一样。对于专利问题,我们认为重要的是相关各方坐到一起,就解决专利问题达成协议。过去10年,我们签署了1000多个专利许可协议,授权其他厂商使用微软专利,包括全球各地,各技术领域,各种规模的企业。

此外,我们过去10年向其他公司支付超过45亿美元,以便使用他们的知识产权。这些关系是双向的,而不是单项的。如果我们希望自己的知识产权受到尊重,那么我们也必须尊重其他人的知识产权,通过向其他公司支付授权费的方式展示我们的尊重。

说到这里,你就会明白我们为什么每年在研发上投资大量资金,过去10年我们向其他人支付了45亿美元的资金。这或许是一大笔资金。过去10年,我们在研发上投资了接近900亿美元,花费这么多资金向其他公司购买知识产权也就看上去合理了。

对此,我们没有任何抱怨。我们了解自己必须尊重其他人的知识产权,这是处理知识产权问题的一种平衡的方式。当企业认识到这是双向通道后,就不会再走单行路。他们会思考知识产权,解决知识产权问题的方法及创造双赢局面的方式。这是我们的基本经验,这样目前的诉讼将得到平息,企业将了解到必须与其他人达成交易并能够共存,坐在一起探讨未来发展。

《21世纪》:您认为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理查德:创新能力取决于知识产权法律。过去几年,中国政府采取重要步骤以改进知识产权保护,而知识产权问题仍是中国许多地方的大问题。中国将发挥巨大潜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并为下一代人才创造机会,他们必须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首先要在国内获得成功,随后才能在全球范围获得成功。

版权用于保护产品销售,例如Office版权,如果在多台PC上安装,那实际上就是侵犯版权。因为授权协议只允许你在一台PC上安装,而不是100台。这是一个我们在全球各地都见过的问题。特别是在某些国家,过去两年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一台在美国售价299美元的iPhone,中国制造商大概赚4或5美元,中国不愿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中国也已经越来越多地意识到知识产权保护的价值。

过去18个月,我们与中国政府合作,提供信息以支持他们的工作,我们很高兴地宣布,每个团队都在活动中取得了可喜进展。我们的CEO史蒂夫·鲍尔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会晤,我们也对正版化取得的进步感到高兴,中国政府部门越来越有兴趣采用正版软件,从中央开始一直到地方。我们的数字表明,中国安装正版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的比例都得到很大提高。

其它也有我们非常关注的领域,我们很高兴与中国政府对话,提高他们的信心并在这个领域取得进展。今年11月份,我们将返回华盛顿,讨论中国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双边议题。王岐山副总理已经参与这项工作好多年,美国国务卿和美国贸易代表也参与其中,市场将关注在这个领域取得的进展。

《21世纪》:能否谈一谈解决全球所面临的经济社会问题、创新以及知识产权三者的关系。

理查德:看看全球各地政府和公民所面临的挑战,很明显很多问题需要大量创新才能解决。

外国人家属居留

中山注册公司变更

签证延期费用

深圳工作签证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