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复星国际我们不是PE是积极的股东【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1 16:53:31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复星国际:我们不是PE 是积极的股东

复星国际(00656.HK)又迈出了关键一步。  6月17日,复星举行了入股法国地中海俱乐部集团(Club Med)的盛大签约仪式。单就此笔投资而言,金额不过2000多万欧元,所获股权只有7.1%,相比于复星以往大手笔投资、寻求控股的硬朗风格似乎未见特殊意义。  但此举实则透露

出复星崭新的投资走向——国际化、轻资产化。  2010年,复星的主题词是“国际化”,从聘请美国前财长斯诺作为集团顾问,到和凯雷合作成立股权投资基金,再到入股地中海俱乐部——三个连贯动作为一贯低调投资的复星,拉开了一个国际化的高调序幕。  此外,地中海俱乐部是高端度假旅游的先行者,去年销售收入13亿欧元,未来五年计划在中国投资建设5个度假村。  复星集团首席执行官梁信军说,对地中海俱乐部的投资,将成为复星寻求更多海外投资的基础,看中的是“地中海俱乐部受益于中国消费增长的潜力”。  在一位PE业界人士看来,复星的投资跟PE类似,“不过下手更快更狠,没有大PE的繁文缛节。”  但梁信军却不以为然,他不止一次说过“复星不是PE”,复星自诩价值投资的追捧者,榜样是GE和巴菲特,在长期持有投资对象的同时,努力为后者带来PE没有的附加值。  “我们会把它做成一个样本,作为将来和更多欧洲伙伴合作的基础。”6月17日晚,梁信军在就复星的国际化战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们的定位是,做一个积极的股东。”  试水地中海  《21世纪》:此次参股地中海俱乐部,涉及金额并不大,复星为什么将此视为自己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  梁信军:这是我们第一次跟欧洲的上市公司合资,我们希望跟地中海俱乐部的合作,成为将来复星和更多欧洲伙伴合作的基础,成为一个样本。  过去我们在中国也是这么做的,比如在收购国企方面,我们很重视跟第一个国有企业的合资机会,这样会有更多的国企跟我们合作;又比如在某个地区,我们也会做好这个地区的第一个投资项目,通常第二、第三个项目公司会去访问第一个项目,会询问他们跟复星合作得怎么样。  我们也会珍惜地中海俱乐部老股东对我们的评价,复星到底有没有为他们带来新增的价值。中小股东的评价也很重要,市场上的股民会看复星加入Club Med之后,股价有没有实质的变化,公司有没有更快的增长。要知道,这是中国的民营企业,第一次参股了法国的一家60年历史的老牌上市公司。  《21世纪》:按照你们公布的计划,这次投资地中海集团,先收购了7.1%的股权,未来将逐步增持到10%,为什么不是一步到位收购10%?  梁信军:我们投资地中海俱乐部的目的,是成为它的长期股东和最大的股东之一。这个企业的股权比较分散,目前我们持有的股份,是从几个老股东手上收购的,地中海的第一、第二大股东也都是占股10%左右。在未来的两年里,复星希望成为持股10%的第一大股东,当然也有其他获取股权的途径在谈。  《21世纪》:你们和地中海俱乐部的合作,相比华侨城的旅游地产模式有何不同?  梁信军:我们和地中海俱乐部的合作主要是三个方面:  首先是帮他们发展中国的客户。由于中国潜在的游客很多,他们的目标客户是年收入在3.5万美元左右的中国家庭。这样的中国家庭现在有140万户左右,2015年预计达到410万户。  第二就是用更优惠的条件,在中国最合适的地区,开设地中海俱乐部的旅游基地。目前中国的国内旅游收入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而地中海俱乐部涉及很少。所以Club Med这种“一价全包”的度假村业态,在中国会很受欢迎。  第三就是积极探索多元化的盈利方式,比如像华侨城的那种模式,也应该在我们的研究范围内,但目前还不是地中海俱乐部的主要盈利方式。  复星凯雷下一步  《21世纪》:复星实施国际化战略,主要投资哪些类型的公司?  梁信军:复星在海外投资遵循三步走。第一步,收购在海外上市的中国资产,他们的价格是被低估的,比如我们投资的分众传媒、同济堂药业;第二步,是投资那种在短期,就是一到三年内受益于中国内需市场增长的国际品牌,比如Club Med;第三步,是从上下游的角度看,(投资)跟复星已有的产业有一定对冲效应的项目,比如我们自己有钢铁厂,当然会去考虑买铁矿,我们自己有老庙黄金,当然对金矿有兴趣。  至于具体投向,第一投向就是跟中国内需相关,由中国老百姓付钱消费的行业,是我们长期感兴趣的;第二就是对资源类项目长期感兴趣;第三对中国金融行业也是长期关注。  《21世纪》:凯雷复星的合作基金目前取得了哪些进展?假设遇到同一个好项目,到底是合作基金来投,还是复星自己投,这之间会不会有冲突?  梁信军:我们和凯雷合作的GP(管理合伙人)团队是独立的,双方各派了4个人,也从市场上招聘,组成一个独立的团队。这个合作基金目前已经开始工作,也寻找并推荐了很多项目,报给基金的决策层考虑。就目前而言,合作基金寻找的项目和复星、凯雷各自独立寻找的项目还没有发生冲突的情况。  凯雷复星的合作基金到底寻找什么项目呢?就是能同时发挥复星和凯雷作用的项目。对于被投资的企业来说,我们的合资基金具有相当的独特性。因为我们独特,所以才能拿到合理的价格。  就像这次在地中海俱乐部的收购上,我觉得它的股价是被低估的,在目前的股价下,复星之所以能被Club Med团队接受,主要原因是他们看中我们可以提供附加值。  我们可以提供哪些附加值呢?地中海俱乐部需要中国的客户群体,而我们很多现有的业务都可以覆盖到这个群体。比如复星有豫园这样的旅游集散地项目,又有分众这样覆盖全国白领的媒体业务。所以我很轻松就能把我们原有的客户群介绍给地中海俱乐部。  另外,在品牌的塑造上,通过分众这样的媒体,可以非常低成本地帮助地中海俱乐部扩大影响。  第三,在跟中国地方政府谈判的过程中我们有优势。复星在中国很多城市是第一或第二的纳税大户,因此介绍地方政府资源给地中海俱乐部是非常容易的。  由于我们有这么多的优势,所以才使地中海俱乐部的老股东和管理团队下定决心,在价格比较低的情况下,让复星成为股东。而凯雷复星合作基金的团队,就是要寻找这样的特定条件,这样我们就不必和很多的PE去竞争。  《21世纪》:复星和凯雷已合作募集了人民币计价的基金,听说将来还会在海外募集外币基金,这两者之间怎样分工?  梁信军:凯雷和复星合作的基金,几乎是没有投资上的限制,既可以投已经上市的公司,也可以投未上市的公司。此前,凯雷自己是分得很清楚的,有的基金只能投已上市企业,有的基金只能投未上市企业。这在我们看来是一样的,如果已上市的公司比未上市的还要便宜,为什么还要去买没上市的呢?  另外,投资国内还是海外的企业,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受益于中国成长的资产就可以了。唯一的限制,可能就是希望能找到同时发挥我们双方优势的项目。  医药方面的项目,尽量让复星医药这样的上市公司去投,比如近期的Chindex,如果是新的项目就很难说,哪个团队发现,就优先让谁投。  《21世纪》:复星曾宣布你们的目标是要向GE和巴菲特看齐,搭建全球的资产管理平台,目前替别人理财投资的项目是否占比越来越高?  梁信军:我们首先要把自己的钱投得差不多了,再去考虑管理别人的资产,不会自己的钱还有很多,就盲目发展资产管理业务。现阶段还是以自有资金投资为主,管理的资产只是一种补充。  作者:周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陈然)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下半年国际油市存在不确定性法国09年国际收支赤字略微收窄至368亿欧元国际最新财经要闻回顾复星医药看好和睦家医院增持美中互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人民币升值符合中国自身利益6月16日国际黄金市场评论苏慧投资者报:交银国际:银行股估值已经隐含超跌因素国际现货金目前承压,后市或急剧下滑第二届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交易博览会在杭州市举行第二届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交易博览会在杭州举行

儿童发展评价系统

直流调速器维修

波形护栏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