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企业下乡种地成潮流大沽河将建百个家庭农场毛冬青

发布时间:2020-10-18 19:40:03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企业下乡种地成潮流大沽河将建百个家庭农场

家庭农场可以实现农业集约化经营,相较于散养散种的运营模式,好处多多。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资本下乡”、“家庭农场”的概念后,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家庭农场的发展会更加迅速。不过专家认为,家庭农场并非在所有时间段、所有地方都适宜。山东地少人多,许多地方农村人口仍然较多,建农场并不合适。在推广家庭农场的过程当中,一定要尊重农民的意愿,避免形成新的贫富分化,对农村稳定造成压力。今后既要大力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也要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社等多元化、多类型、多形式的‘农民合作社’,让农民凭地、凭资本拿到分红,获得利益。

○现状几十家农场“破土而出”

“资本永不眠”。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出台以前,就有人“嗅”到农业产业化的先机。近年来,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平度、崂山、胶州等地,涌现出几十家家庭农场和农业合作社,许多农场和农业合作社已有了比较大的规模。

胶州土地流转工作启动较早,家庭农场发展的步伐最快。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上半年,胶州市共有家庭农场13家,经营面积1.6万亩。胶州市农业局2012年一年内新发展家庭农场和种植大户等规模经营主体7个以上,全市农村土地规模经营面积达到21万亩以上。

“马上就要召开农村经济工作会议了,其中就有家庭农场的内容。”青岛市农委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农委有关部门已就青岛市家庭农场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总结,举行农村经济工作会议时会对这一议题进行讨论。

“资本下乡种地”成潮流

岛城的农场主,一部分由当地的种粮大户发展而来,另一部分则纯粹是企业行为。“这是一种潮流,城里人和大公司有资金实力,懂得规模化的运作,加上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的出现,一股餐桌上的自救运动开始渐渐兴起。”青岛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博士张宗强说,相较于城市各产业的激烈竞争,很多有识之士认为农业竞争尚不算激烈,里面蕴藏着很大的商机。“很多工厂生产的产品只能兴盛三五年,过后就被市场淘汰了,而农产品则不存在这个问题,可以持续不断发展。”岛城一位农场主告诉记者。

近年来,餐饮企业、大型工厂甚至学校都参与进来,下乡当起了农场主。据记者了解,青建、即发、海梦圆、凡夫子等企业近年来就在即墨等地修建了自己的农庄。据记者了解,青岛的一家农药生产企业,两年前甚至走出青岛,到潍坊市承包上近千亩的土地,种植萝卜、白菜等蔬菜,当起了农场主。

○优势农业生产也可“标准化”

农场、农业合作社等运营模式,可以实现统种统收,统一管理,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会像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在标准化方面做得更好。“农场经营不再是小农小户的经营,不同农户在管理、用药方面差异很大,农场则会有一套标准化模式,这样生产收获的农产品,质量和品相会趋同,在品质方面更有保证。”张宗强说。

王兴迁说,一个农场同时运作几千亩甚至几万亩土地,采用机械化大规模的运营,从原来的分散经营变成规模经营,由非法人型转向法人型,有效地提升了农业主体的经营能力,进一步促进了农业产业发展,可以推广节水灌溉、测土配方施肥、秸秆综合利用、病虫害综合防治等技术,积极推进种养联动等循环农业发展模式,发展节约型农业。

“我的农产品价格卖得比普通农户要高不少,用粮单位还愿意要。”王兴迁说,去年收获的玉米,普通农户卖1.01元一斤,他们则卖到1.10元一斤。“因为我们是标准化生产,玉米的质量更有保证。在种收环节全部机械化,比如收获时不像普通农户在公路上晾晒,粮食没有杂质,更纯净。”

有望走出菜贱伤农怪圈

很多农户都被“忽高忽低”的农产品价格伤过,农产品价格过山车,让农户血本无归的情况屡有发生。规模化的农场,在抵御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的循环方面是不是有着更强的抵抗力?

“我们在抵抗市场风险方面肯定要比普通农户要强。”王兴迁说,拿去年种的1500亩土豆来说,他这1500亩土豆有三分之一是合同订单生产。“合同价是6毛一斤,市场价就说不准了,可能是一元钱一斤,也可能是三四毛钱一斤,但有这三分之一的订单,就能保证我们这1500亩土豆赔不了。至于剩下的1000亩土豆,我们面向市场,去争取更大的利润。”

拥有更大实力的农场,在农产品深加工等方面会做得更好。2010年注册的永良农场,位于胶州市胶北镇店子村。这个家庭农场虽然面积不算最大,但在胶州属于成立比较早的家庭农场之一。从去年开始,“永良”开始由单纯的种植业向农产品深加工业转向。2012年5月份,该农场生产的第一批玫瑰鲜花细胞原液问世,产品全部卖给了青岛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利润比单纯销售玫瑰花翻了一番。

“种养大户虽然也以家庭为组织单位,但它却以初级生产为主,销售缺乏品牌,总体经营处于粗放状态。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更容易培养品牌意识,打造自己的品牌。”张宗强说。

○瓶颈农民学历能力待提高

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都不会是一片坦途。在岛城尚属新生事物的家庭农场,路并不好走。“现在学农的比较少,从事农业与其他行业不一样,学成之后还需要实践,多年之后才能成为人才。但现在青年人一般不愿意扎根农村,多给钱都不愿意,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在于人才缺乏。”青岛杰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庆涛说,他当了四年农场主,人才是他最大的痛。“我在一次招聘中,给的待遇比城里的单位还多一千元,但几个看好的人才还是去了对方单位。”

青岛农业大学合作社学院院长李中华对此深有同感。“中国农民在学历、营销技能等方面与国外的农场主差距非常大。你像美国,农场主中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应该在一半以上,中国的农民有本科学历的比例则很少。我们学院一年培训一万多人,其中青岛本地的农民和农村干部只有几百人,甚至不如新疆农民到这培训的多。管理1000亩地和管理1亩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要想当农场主,普通农民需要提升自己的知识、管理水平以及营销能力。”

此外,还有的农场盲目多元化,找不到好的盈利模式,成本不断上升,盈利却是一天比一天难。“国外的许多农场,往往只种植一种作物。国内的农场则喜欢眉毛胡子一把抓,什么都种上一部分,这样从经营成本上市场推广上来讲,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张宗强博士说。

治皮肤病医院

宁波医院治早泄费用

治疗肢端型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