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菜价还是贵在最后一公里光囊薹草

发布时间:2020-10-17 18:03:43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 顾巍钟孙庆 8 月12 日,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众彩蔬菜批发市场交易价:冬瓜0.25-0.3元/500克,菜秧1-1.5元/500克,西红柿0.6-0.8 元/500 克。当天早上,该市秦淮区彩霞街菜场蔬菜零售价相比批发价平均翻了一番还多:冬瓜1元/500克,菜秧2.5元/500克,西红柿2元/500克。 据众彩市场生产部经理介绍,市场经纪人从蔬菜基地、农民手里采购蔬菜,再运到市场交易,菜价涨幅很有限,像西红柿到安徽蚌埠、滁州等地采购,每500 克0.5 元左右,运到南京,运费0.1 元,利润0.1 元,批发价也就0.7元左右,平均涨0.2 元;可从大市场运到社区菜场,立马翻了个跟头还要多。 损耗多费用高,菜贩称“没赚多少” 蔬菜“进城”后价涨1 倍,按说菜贩赚大了,可他们大呼冤枉,连称“也没赚到多少钱”。在彩霞街卖了10 多年菜的安徽阜阳菜贩刘治宝介绍,他每天到众彩进货500 斤左右,就按400 元进价算吧,各项费用包括:市场交易费2.5%,每天不到20 元;几个人合开面包车去进货,运费三四十元;拖菜回来后分拣整理,损耗10%,夏天叶菜甩头多;租了菜场两节柜台,每月700 多元,一天25 元……就算卖菜一天毛收入300 元,各项成本汇总起来也要150元。“一天收入150 元,夫妻俩卖菜,再刨去房租、生活费,一个月也就落个3000元左右。” 批发市场从白云亭搬到江宁,刘治宝每天凌晨不到一点起床,半个多小时后赶到江宁。“那菜场太大了,批发了大白菜,再买土豆,要跑里把路,雇个三轮要1 元钱,我们只好肩扛手提,累得够呛。一圈跑下来,到凌晨4点钟才能回来,洗洗弄弄,刚好赶上早市。这么苦的活,收入如果再低,还有人干吗?”刘治宝问。 补贴少税费重,菜场成本也不低 蔬菜进城后价格猛涨的原因,一是菜场摊位费,二是运输费。 说到摊位费高,城中彩霞街菜场经理濮惠文也诉苦:“去年我们按照上级要求,对菜场升级改造,花了100 多万元,说好市、区两级补贴30%,到最后只补了17 万元,只好上涨了1 倍摊位费,让菜贩分担。”濮惠文说,菜场虽说是公益行业,水电费却按一般服务型行业交,一度电8 毛,一吨水3 块多,税费没有优惠。菜场管理人员20 名,一年摊位费收入虽有六七十万元,但扣除工资、养老金50 万元、水电费7 万元、税收6 万元、垃圾费1 万元,所剩无几。彩霞街菜场每米柜台300 元的租金,在南京只能算中等偏下,一些条件好的菜场,每米柜台四五百元。 而要降低运输费,缩短批零距离是关键。专家认为,众彩是一级市场,既服务南京,又辐射周边,一半的蔬菜销往周边城市。众彩到主城20 多公里,对菜贩来说确实偏远,因而南京先是出现了科巷批销点,由于影响环境取缔了,现在又在中山东路出现了自发的兑菜点,其性质都是二三级市场,是一级市场辐射城区的需要。 理顺市场,让绿色通道从田头直达餐桌 对蔬菜进城后价格陡涨的问题,有关专家认为,关键是城市未对菜场准确定位。专家认为,菜场虽是经营性行业,但“菜篮子”一头连着千家万户消费,一头连着成千上万的菜贩生计。菜场环境既关系城市形象,又连着居民最直接的心理感受。因此,菜场是社区的基本单元,是公益性项目,不能把菜场经营管理完全撂给市场,主管部门应该适时出手,用“看得见的手”在菜场改造、税费优惠等环节予以政策倾斜;同时,在城市规划和管理理念上应该明确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城市的应有配套,不能为只求城市“面子”好看,就将其远远赶往城郊。 采访过程中,基层菜场经营者和菜贩一再呼吁,蔬菜经营本小利薄,抗市场风险能力弱,有关部门应该补足菜场升级改造资金,清理街道和部门的菜场租金,控制摊位租金,取消市场管理不合理收费,从源头上减少经营者和菜贩的负担;同时要在城区开设梯级批发市场,让菜场、菜贩“轻装上阵”。广州城市规模和人口比南京大不了太多,但城市周边像众彩这样的蔬菜一级批发市场一共有7个。“只有把‘最后一公里’的成本真正降下来,‘绿色通道’才能从蔬菜生产基地直通居民餐桌”,让经营者和消费者都得益。

gmat培训

培训alevel

ap课程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