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微笑表哥落马舆情还原当地纪委公信力遭质疑【法莎莉】

发布时间:2019-07-11 15:16:50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微笑表哥”落马舆情还原 当地纪委公信力遭质疑_河南网

草根网民:人肉搜索开启“扒表”热潮

近年来,在多起网络反腐事件中,官员的不当言行往往成为促使草根网民滋生不满情绪的直接动因。2008年,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曾因在公众对高房价充满怨怼的情况下,对媒体发表“将查处低于成本价卖房的开发商”的言论,被网友接连爆出抽天价烟、戴名表、开名车等问题,最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其中,被誉为“反腐利器”的人肉搜索以其强大的互联网动员力,在揭露案件细节、曝光官员信息等方面所向披靡。

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的落马,与周久耕如出一辙。“事故现场官员满面笑容,情绪稳定。”8月26日16时35分,在翻看“8·26”陕西延安特大交通事故的现场图片时被一名官员的笑容激怒后,网友“@JadeCong”发出了上述微博,并附上了相关截图。该微博被广泛转发后,36人死亡的惨剧与冷血官员的微笑形成鲜明对比。

人肉搜索的大幕随即开启。当日19时53分,网友“百姓大于天”在其微博爆料称,涉事官员为时任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22时29分,网友“卫庄”在其微博发布了一张杨达才佩戴手表的照片,并称“网友怀疑是价值3.8万多欧元的欧米茄”。23时57分,渤海论坛的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杨达才在不同场合佩戴有5块不同款式手表的照片,称这是“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同志的爱好”。8月27日18时12分,第五大道奢侈品网首席运营官孙多菲在其微博中称:“我已向表行业内专家请教:第一张:6.5万元左右的蚝式恒动系列劳力士;第二张:3.4万元至3.5万元之间的欧米茄;第三张:江诗丹顿18K玫瑰金表壳,而且是机械的,市场估计在20万元至40万元;第四张:欧米茄,价格也就3万多元到4万元;第五张:雷达全陶瓷,市值估计3万元。”这条微博被转发14531次,引发评论5350条。杨达才因此也被网民戏称为“表哥”。

此后,这些鉴表图片迅速成为网民热议的话题。不少网民认为,一个安监局长以其正常的工资收入,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名贵手表,进而猜测其本人有贪污腐败的重大嫌疑。如长江网网友“刘全”评论称:“一个官员过分追求奢侈的生活,戴名牌手表,这样的官员自身清白让人怀疑。”

面临日渐升温的网络质疑,与其他无视网民指责、躲避媒体采访的官员相比,杨达才选择了迅速回应,甚至一度因此获取了部分舆论的支持。8月28日晚,杨达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知道网络对他的关注,并将此事向组织作了报告,最快将在8月29日上午对网友的质疑作出回应。8月29日21时至22时,杨达才主动在新浪微博中回答网友提问。在13次回复中,杨达才6次向网友致歉。杨达才表示,自己并未“微笑”,只是表情有点放松,想让现场同志放松些;5块手表是自己10年来合法收入购买的,最贵的一块是3.5万元;作为公务人员,被网友监督是合理的、正常的。

访谈结束后,舆情开始转向。知名学者于建嵘认为,对于表情“没有必要过分在意,不要总上线到够不着的高度”。网友“方澜静”表示,“就冲着敢直面网友这点,我就觉得此官可嘉”。公共关系专家林景新则认为:“杨达才正确运用了危机管理‘三度法则’:一是态度。多次诚恳向公众道歉,软化敌对情绪。二是速度。第一时间进行在线访谈,与网友媒体交流。三是透明度。解释现场微笑缘由,并一一解释名表来源。”陕西网友“纳兰蛟”也对杨达才的境遇表示同情:“当官不容易,该笑的时候不笑,是有官架子;不该笑的时候笑,是没良心;哭了人家说你作秀,不哭说你残忍。做百姓,很好。”部分实名微博网友还要求,其他网友先拿出可靠的证据,再来质疑。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在其舆情解读文章《“微笑局长”善待质疑获肯定》中表示,杨达才在汹涌澎湃的网络舆情面前,敢于开立微博直接与网民互动、回应质疑的精神和实践还是很令人称道的,在网络上也赢得了众多网友的支持和肯定。

然而,杨达才主动回应质疑的举动以及上述专家、舆情分析机构对舆情走势过于乐观的判断,并没有平息对“表哥腐败问题”不断追问的民意浪潮。微博访谈还没结束,网友“猪头懦夫司机”就发微博称:“我上传了4张照片到专辑‘杨达才局长的第六块手表’。”8月30日凌晨起,民间知名鉴表专家“花总丢了金箍棒”接连发布了杨达才的其他5块手表,并对新增的表估价超过20万元。这些爆料,让杨达才“低调、诚恳”换来的正面评价化为乌有,反而因撒谎而陷入诚信危机。越来越多的表的曝光,也让杨达才从“微笑局长”晋升为“表哥”和“表叔”。

意见领袖:鉴表专家的网络困惑

在草根网民对“逢官必贪”激愤抨击和扑朔迷离的各种腐败传言散布网络的同时,部分“意见领袖”作为知识构成相对专业、思想观点较为理性的意见群体,在这起事件的传播过程中表现得相对审慎。

以鉴表专家“花总丢了金箍棒”为例,2009年,他就搜寻了1万多张官员出席活动的戴表照,并向网友公布了疑似名表的款式和价格。其时,酷爱手表的杨达才已经进入了“花总丢了金箍棒”的视野,只是没有发布。

在杨达才微博回应之前,“花总丢了金箍棒”就不断收到其他网友的提醒,甚至接到新浪高层关于如何引导舆论的咨询电话。由于对其他人最初曝光的手表作出“一线不多,基本二线,且多为基本款,如都为真货,低估在20万元内”的判断,他被其他网友批评是在“为狗官说话”。对此,“花总丢了金箍棒”认为,鉴表的原则是,“有一说一,抹黑没啥意思”。

据“花总丢了金箍棒”陈述,是杨达才的谎言直接促使他将之前积累的其他手表逐一曝光。然而,在曝光的过程中,他表示,有一种被舆论推着走的感觉。不断有人邀请他,若不接受,就会被严厉谴责:“为什么背叛了我们?”他在事后也有诸多困惑,这是正义,还是以正义之名的暴力狂欢?会不会误伤?是不是不自觉沦为一颗转移舆论的棋子?把一个官员钉在耻辱柱上,代群体受过,是否存在不公平?在泄愤快感实现之后,人们真的在乎这个世界?

8月31日21时30分,“花总丢了金箍棒”出现在央视《新闻1十1》节目《局长的“微笑”局长的“表”》中。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节目播出后,不少网友向他祝贺,并称呼他为“英雄”。他表示:“狂风之中,每个人都是一片枯叶,杨达才是,我是,网友也是。”此外,他还重申理性的价值:不能以谎言打击谎言,戴表和腐败也没有必然的联系。他表示:“这个事情七寸在于官员说谎,最大的七寸在于财产不公开。微博反腐只是制度反腐的补充,如果不能推动官员财产公开,信任危机只会扩大,如果没有制度反腐,微博反腐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对于这位意见领袖的反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评论称,“花总丢了金箍棒”拥有一大批支持者,在广受推崇的同时能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难能可贵。他还建议,网络反腐要保持理性,不能听风就是雨,把未经核实的信息当做嫌疑人的罪证。

传统媒体:信息重组后的理性反思

杨达才微笑照片被曝光后,《法制日报》、《南方都市报》、《钱江晚报》、《新民晚报》等传统媒体纷纷对关于此事在微博上的言论进行摘编报道。其中,《钱江晚报》的报道《车祸现场官员傻笑 网友质问你笑啥》被各大媒体转载超过140余次,被凤凰网转载后,点击量超过16万人次。作为相对可靠的信息源,传统媒体从微博、论坛等网络平台挖掘新闻材料,在经过编辑整合后,以口语化的标题吸引公众关注,已经成为舆情发生初期新闻传播的主要特点。

对网上信息的拼凑重组,只是媒体设置公共议程的一种方式。随着杨达才更多细节的曝光,如何从庞杂、多元的网络喧嚣中,为解决这一问题找寻一条理性出路,成为媒体评论的重点。网上因“笑场”引发的对“微笑表哥”的嬉笑怒骂甚至人身攻击,“微笑表哥”在微博上的主动回应获取的网络赞誉,都曾让名表背后隐藏的腐败疑云一度偏离公共舆论场的中心。8月29日,《济南日报》刊文《官员“笑场”可以有 腐败不能有》称,不赞同冷嘲热讽杨达才的笑,但是赞同围观并追问杨达才的表。8月31日,《京华时报》刊文《自证清白难以走出名表门》称,一个已经广受质疑的官员,以其孱弱的公信力,不管是承认还是否认,说真话还是说假话,都难以说服公众相信自己。这个时候,需要客观公正的中立方介入,需要纪检监察部门进行彻底调查,迅速公布结果,给网友和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类似评论的出现,与网上要求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杨达才公开收入的呼声一起,逐渐让微笑话题重归反腐讨论的正常轨道。

进入9月,随着“保钓”议题的升级,对杨达才手表问题的调查结论和处理结果的话题淡出公众视线。然而,部分媒体并未因此放弃对有关部门后续作为的监督和杨达才现状的报道。9月17日,《钱江晚报》刊文《局长天天在正常上班》,使得一度趋于平静的舆情再次掀起高潮。该消息被凤凰网转载后,点击量高达33913人次。网友“终南一翁”表示:“纪委查的结果怎么样?应该给民众一个交代。不然就是对网民的不尊重和对局长的不负责任。”

相关部门:体制内反腐如何给力

在以往的网络反腐案例中,纪检监察等反腐败职能部门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回应社会关切,那么,不论最终涉事官员是否被惩办,都会成为舆论质疑的对象。在这样的网络语境中,如未被惩办,则被斥为官场袒护;如被惩办,则被斥为只知事后应对,日常监管失察。善用网络监督,通过监测网民提供的各种有效线索,主动调查涉案人员的贪腐问题,并及时将结果公之于众,成为反腐败职能部门修复公信力的重要问题。

8月30日,杨达才的各种“戴表照”在网上曝光后,陕西省纪委即回应称,将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事件所涉及的问题进行认真深入的调查,如确有违纪或腐败问题,将依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然而,直至媒体爆出“杨达才仍在正常上班”的消息后,关于将杨达才撤职的消息才火速公开。在这段长达20多天之久的时间里,网上各种传言四起,对当地纪委的公信力和工作效率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9月2日11时30分左右,《新快报》记者刘虎发表微博称:“网爆陕西纪委调查的‘手表哥’杨达才正兼任着纪委委员,杨达才曾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由此,陕西省纪委对省纪委委员杨达才的调查能否保持中立、客观、公正,成为网民质疑的焦点。网友“安康农民”称:“试问自己查自己,能查出问题吗?”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在其微博中建议,“陕西省纪委应该回避,由中纪委介入”。

随后,有关杨达才“背景很硬”的各种猜测开始在网上蔓延。9月5日15时,湖北新亚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芝富在其微博中爆料称,杨达才从参加工作到任县委常委仅仅用了2年零8个月,是“政坛神童”,并称其岳父也在当地做过干部。

直至9月21日,陕西省纪委才在其官方网站秦风网发布了杨达才因存在严重违纪问题被撤职的消息。对此,《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其微博中称:“这是网络监督的又一胜利。这个结果在杨的11块手表被曝光时就已经注定了。而由于陕西官方在很长时间里无态度,致使这一个月政府公信力被杨达才不断糟蹋。这很可悲。政府公信力已经很弱,决不能再被贪官绑架。应当形成就网络针对官员腐败质疑的快速评估与反应机制。”还有网友质疑,“严重违纪”的定性太过笼统,应该一并公布具体涉案细节,以正视听。

除了反腐败职能部门,陕西省财政厅同样成为此次事件中舆论质疑的主要对象。在网上要求杨达才公开个人收入自证清白的呼声未能得到回应后,湖北三峡大学在校学生于9月1日即向陕西省财政厅提交要求公开杨达才工资的申请,却在20天后收到了个人工资收入事项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的答复。对此,有网友称:“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装聋作哑,得过且过,怎么能让群众放心?”

杨达才事件似乎已经结束。不少媒体竞相欢呼这是“网络反腐的又一次胜利”。然而,反腐败职能部门能否准确研判网络舆情,及时回应社会关切,主动汲取草根网民、意见领袖、媒体舆论等民间智慧,充分发挥互联网在反腐倡廉工作中的正向能量,让反腐公信力在官民良性互动中稳步提升,仍然有待观察。

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都市白领掀起微旅行潮e营销

盛阳科技成为中国智慧酒店联盟正式成员风向标

江阴加快绘制现代产业体系路线图

市人大代表继续交叉视察全市卫生服务工作